无标题文档
 

师父教我“不放弃”
宋东周    [2014-8-22]

拿到分配通知单的时候,我难掩心中的失望,没有如愿分到与电气自动化专业相关的工作岗位,一时真的无法接受。“机修厂机修班机修钳工”,九个刺眼的字不断在脑中萦绕,“唉,还是先去看看吧”,我安慰自己。

简短的接收手续后,一个个子不高,但身材扎实的年轻人走进办公室,“他叫夏良平,以后你跟着他,负责制动部分。小夏,你先带小宋熟悉一下厂区。”厂长吩咐完毕,忙别的事去了,我只好跟着这个年轻人出了厂长办公室。

“呵呵,夏‘师父’带徒弟了啊!”来到机修班,同样是几个20多岁的年轻人朝我“师父”开玩笑。“我当得了什么师父,厂里安排的。”夏“师父”似乎不想认我这个“徒弟”。“有师如父”,在年龄上,这个师父真的太年轻了,我想。

介绍完工作间后,师父做事去了,我继续在厂区转悠。听人说,我师父是当兵复员的,进厂的几年里,他的“师父”也就是我“师祖”,因为家在外地,没太多时间教他,大部分工作都是他自学、摸索着在做,硬是一个人把5台蒸汽机车的制动玩转了,是一个很聪明的人。我这个“师父”,还真有两把“刷子”呢。

学徒期一年,师父开始要我先学做维修“备品”,这些“备品”是维修时的必需件,没有零修活时,他整天就在工作间不停地磨阀、试验,我打下手,有时带我出去熟悉机车设备。半年时间过去了,我对师父有了更多了解,他话不多,轻声细语,性子直,不到30岁,头发中有了些许白发,同事们都说是想事情太多了。那时工资低,他老婆面临下岗,小孩刚出生,每天上班后就是埋头做事,很少和别人多打交道,工作之余他自学修理家用电器补贴家用,经常听他说起下班后为别人修理家电的一些事情。但他在岗时,刻苦认真的劲头确实使我佩服,试验台上复杂的管路我始终看不明白,只见他轻松地把备品一个个做好了。我当然不会甘心只做一个“学徒工”,但他不让我上试验台,先让我磨阀,过了一段时间,才在旁边指导我试验。但他似乎不太会教学,真算不上是一个“合格”的师父,试验台工序我学了很久也没上手,最后都是师父自己完成的,“学不会”的念头当时让我心中凉了半截,打起了退堂鼓,准备转行。

“不要着急,你先看看这本制动原理”,有一天,师父给了我一本书,对机械不太懂行的我,翻开书后开始有些发怵,硬着头皮啃完了,终于明白蒸汽制动也是一门技术,与电气自动化有些类似,不过是一个用电路控制,一个用蒸汽完成控制,让我有了“学得会”的信心。

于是,我每天都把书本带去上班,在师父指导下做试验,渐渐地,一个、两个、三个……随着试验的好“备品”不断增加,我对蒸汽制动原理也越来越熟悉。慢慢地,我逐渐明白师父对我的教学,他没有什么高深、系统的理论功底,除了“传、帮、带”传统的手法,余下的就得像他一样,两个字:“自学”。边做边学,边学边会,过程虽然长,但在摸索中又要不断总结进步,后来师父会带我上车,让我独立解决一些蒸汽机车上的小制动故障。他仍然是不太说话,却会在关键时刻给我提醒,他也不严格,却如朋友一样默默给我帮助,让我在学徒期顺利通过了考核转正。

10年后,我离开了机修厂,当我回想这段亦师亦友的师徒关系,没有拜师仪式,甚至没有教过一门出类拨萃的技术,连钳工技术也是我后来自学的,但我却一直把他叫做“师父”,因为他教给我一样最宝贵的东西,就是“不放弃”的精神。师父没有任何资本,学历也不高,一切技术都是靠自己的双手和头脑从实践中得来的,他以一个平凡人对待工作认真负责、永不放弃的朴素理念,在“零”基础上取得技术上独当一面的资格,获得了同事和领导的认可,在我脑中留下深深的印象。在那一年的时间里,我熬过了入门的彷徨,如果不是他潜移默化的感染,或许我就退却了。

转正后,我还是留在了机修班,安心干起了机械钳工,和师父一起负责厂内蒸汽机车制动设备检修。后来,也是从“零”开始,我们两个人一起学习内燃机车制动和电气设备检修,有了师父的榜样,我很快成了业务能手。离开机修厂后,我始终把师父“不放弃”的精神铭记在心,伴随着我走过每一段工作历程。2013年,师父40岁了,公司效益下滑,经营困难,他申请请长假离开机修厂外出打工,继续用自己的双手去追求另一个新的人生。我想,这种精神会跟随我和师父一辈子,无论在哪里,只要我们不轻言抛弃,努力拼搏,不放弃最后一刻成功的机会,不放弃任何成长的机会,就能够克服人生路上的一切困难,激励我们永远向前,迎来一个个美好的转折。

    (本文点击数858)
.

白沙信息管理中心版权所有 地址:湖南省耒阳市白沙路1号 邮编:421800
电子邮件: WebMaster@chinabaisha.com
湘ICP备10202670号   湘公网安备 43048102000139号